明心资讯

明心资讯>财经>高瓴鼎晖坐镇“鞋王”百丽又收获一个IPO!市值超550亿港元

高瓴鼎晖坐镇“鞋王”百丽又收获一个IPO!市值超550亿港元

2019-11-30 14:30:44   【浏览】1189

两年多后,前鞋子王百丽再次与港股交锋。

投资界10月10日报道,光辉国际体育业务部门托普国际成功ipo,开盘价8.5港元,开盘价527亿港元,上午10时飙升至565亿港元

自2006年成为百丽的子公司以来,托普国际一直独立运营。在国内商店可见的Adinike的大多数零售店都得到陶博的支持。截至2019年2月28日,它在268个城市拥有8,343家直营店和1,880家由下游零售商经营的加盟店,成为国内体育用品的“巨无霸”。

值得一提的是,陶博的国际上市是百丽在2017年7月私有化后重返香港交易所。其主要股东高启资本和丁辉投资仍然落后。两年前,丁辉与高启联手收购百丽并将其私有化,创造了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KEx)历史上最大的私有化交易,给中国体育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凭借Adinik公司325亿英镑的年收入,

它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运动服零售商

通过销售阿迪、耐克等国际品牌,托普国际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体育零售商。

据了解,陶博国际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参与体育产品管理,并于2006年成为贝利国际的子公司。自那以后,陶博国际一直作为贝利国际的独立业务运营。

陶博国际最大的亮点是它是Adi和耐克等国内品牌的经销商。在国内商店可见的阿迪耐克零售店大多得到中间商陶博的支持。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9年2月28日,陶博国际在268个城市拥有8,343家直营店和1,880家由下游零售商经营的加盟店。

遍布全国的直营店网络是托普国际不可或缺的资产。在陶博体育的8000多家直营店中,98.8%是单一品牌店,即以销售产品的品牌命名,如阿迪和耐克店。根据沙利文的数据,这也是国内品牌运动鞋和服装产品的主要零售模式。除了单品牌商店,陶博体育还经营多品牌商店。这一次,它主要开设了自己的商店品牌“topsports”和“foss”。

根据招股说明书数据,截至2019年2月28日,陶博国际的年收入超过325亿元,占中国运动鞋市场的15.9%。与此同时,这一数字超过了安踏2018年241亿元的收入,在行业中排名第一。

陶博国际分别与耐克和阿迪合作了20年和15年,在中国经营着6383个单一品牌。从2017财年到2019财年,这两大品牌的销售额分别占总销售收入的90.0%、89.4%和87.4%。

除了Adinike,Toppo International还代表了几乎所有的国际一线体育品牌,如彪马、匡威、万斯、诺斯、哥伦比亚等,共计17个。此外,托普国际的母公司百丽集团(Belle Group)还拥有12个自有鞋类品牌,其中塔塔、teenmix、百丽等品牌牢牢占据了线下店铺。

然而,招股说明书还提到,陶博的国际业务中隐藏着担忧——它严重依赖阿迪达斯和耐克品牌。一旦这两个品牌在中国的销量不同,或者它们之间的合作发生变化,将直接影响陶博的表现。此外,近年来,陶博国际的封闭式店铺数量几乎与开放式店铺数量相同。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陶博国际拥有1415家新店,而关闭的店铺数量达到1374家。

从高处看,由丁慧负责,

开创中国体育史上的经典投资

在中国20年的体育史上,百丽是一个经典案例,不可复制。

早在2005年,CDH就投资百丽国际,捕捉到了中国鞋服消费业务的爆发。2007年5月,百丽国际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697亿港元。凭借百丽国际出色的市场表现,CDH投资成为当年退出的最佳私募股权机构之一。

在接下来的10年里,百丽国际迅速扩张并发起了一系列收购:例如,菲洛收购3.8亿,苗栗收购6亿,仙达收购16亿,与CDH合资收购日本巴洛克集团的多数股权。

每个人都知道背后的故事。2017年5月,丁辉与高启联手收购百丽并私有化,在体育领域引起轰动。两个月后,百丽国际(Belle International)正式宣布私有化和退市,总规模为531亿港元,超过万达商业此前345亿港元的私有化规模,成为香港证券交易所历史上最大的私有化交易。

贝利退出市场后,希尔豪斯资本(Hillhouse Capital)共持有贝利56.81%的股份,成为贝利的新控股股东,CDH投资控股12.06%。

“外界现在可能看到的是贝尔目前的一些问题,但从战略角度来看,贝尔拥有许多财富。”当时,高旗资本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公开披露了高旗控制贝尔的原因。“从无到有,从卖鞋到达到百丽这样的尺码和市场地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中国商界的一大成就,在世界女鞋企业中独一无二。”

正是由于对光辉国际的私有化和收购,对仓储物流企业普洛斯彼罗的投资,以及在许多其他领域的布局和成就,希尔豪斯资本(Hillhouse Capital)被评为2017年最佳私募股权机构。

回顾过去,CDH和百丽自2005年投资以来,一直保持着长达15年的深度合作关系,这是加入百丽投资日本巴洛克集团、与希尔豪斯携手将百丽私有化的关键。据pe同行称,与消费领域的龙头企业保持长期深入的合作,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是CDH的特色,包括之前的双交易,都是一个项目带来的不同投资机会。

贝利国际退出市场不到一年后,有消息称贝利将分拆其体育业务,并以超过300亿元的估值上市。为了在百丽的其他业务与其体育业务之间划清界限,托普国际在2018年进行了重组,其所有权结构也发生了变化。目前,百丽国际、高启和丁辉都是其背后的重要股东。

国内鞋履和服装市场显然是个性化的。自退出市场以来,百丽一直在寻找年轻人,并且正在接近更多的服装类别。2018年8月,百丽与奢侈女鞋品牌73小时签署收购协议,成为其控股股东。该品牌继续独立运营。此外,百丽集团还入股了创立于2000年的利基时尚品牌initial,并尝试了一种舒适简单的复古风格。

事实上,百丽在2017年私有化后,希尔豪斯资本和管理层开始了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托普国际(Toppo International)是数字化升级的前沿。具体路径是以陶博管理为主导,以激活基层员工活力为方向,设计技术解决方案,推动陶博整个供应链的数字化重塑。

通过科技全面推动零售业务,陶博实现了行业领先的产出和运营效率。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和2019年2月28日,陶博的年收入总额分别增长了22.4%和22.7%。根据乔斯特·沙利文(Jost Sullivan)的数据,增长率比该行业高出近10%。

运动鞋市场情况:

国际名人和国内老朋友之间的拉锯战

长期以来,在运动鞋和服装市场,国际品牌占据了市场,国家的潮流突飞猛进。旧的国内体育品牌似乎在裂缝中成长——时尚零售业的竞争一直是残酷的。

陶博国际通过出售阿迪尼克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体育零售商。它的强劲对手包括运动鞋大哥李宁和安踏。

在中国体育用品品牌中,安踏集团稳坐榜首,已经成功进入全球体育用品公司前四名,与阿迪、耐克和安德玛并列。更值得一提的是,安踏的股价在过去十年中上涨了近50倍,市值接近2000亿马克。十一月假期期间,安踏体育在三天内两度升至新高,超越神州国际成为中国最大的服装零售集团。

这是大国际品牌和老民族品牌之间的竞争。近年来,鞋类和服装市场经常“怀旧”。人们惊讶地发现,80后记忆中的运动鞋在新的一年开始改变。不仅仅是安踏,李宁的市值在过去五年里也创下新高。李宁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转型失败比失败更有压力”,这似乎是所有体育品牌最担心的一点。

几十块国产体育品牌“飞跃”,世界的眼睛几乎没有商品的存在感,在全球营销后,价格被炒了50多次。两年前,这双鞋几乎成为中国时尚的标志,并被放在世界著名的鞋店。韩国人甚至穿着它去时装周。几天前,飞跃鞋和香奈儿鞋设计师在巴黎合作销售鞋子,再次引发了一股抢夺热潮。

这些老品牌都是陶博国际的强大竞争对手。随着市场持续升温,研究机构欧睿信息咨询(Euromonitor Information Consultancy)此前预测,中国运动服市场的价值将从2018年的400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580亿美元。所有品牌都在摩拳擦掌。

这种从脚开始的“竞争”从未停止过,并将继续下去。

(来源:投资)

福建快3投注 山西十一选五 上海快三 江西快三 上海快3


上一篇:篮球世界杯|老黑马再进一步杀入决赛,阿根廷篮球让时光倒流
下一篇:苹果公司上架一款地图APP 网友炸了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opcpac.com 明心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